中开泵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中开泵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罗广文兵团起义秘闻-【zixun】

发布时间:2021-10-12 17:10:16 阅读: 来源:中开泵厂家

1949年12月,大陆西南最后一座大城市成都临近解放,在当时的四川,国民党军队最强悍的部队是罗广文率领的第15兵团。

罗广文,重庆忠县太来乡人,陆军中将。在任第15兵团司令官前,曾任国民党军18军军长、第4兵团司令、陆军第7编练司令等职。在大陆西南国共双方最后决战之时,罗广文与他的第15兵团备受各方面关注。

玄机深藏

1949年8月29日,歌乐山林园。

蒋介石偕公子蒋经国飞抵重庆,亲临由西南军政长官公署长官张群主持的大西南防卫军事会议。在此次会议前已经决定以第7编练司令部为主,组建第15兵团,约4万兵力,是国民党军的机动主力兵团。

罗广文任兵团司令,向敏思任兵团副司令,赵秀昆任兵团参谋长(后由贾应华接任),辖3个军又1个独立师:108军,军长罗广文,副军长李维勋,参谋长张荣宪;110军,军长向敏思,参谋长贾应华;第44军,军长陈春霖;西南军政长官公署第366师,师长谢直。

会议后,本来就是国军甲种部队的第15兵团的武器装备进一步得到补充。据兵团警卫团团长马士弘后来回忆说,那次国民党军在重庆所有的军械库全部打开,每个班都配置了3挺轻机枪,所有士兵都配备美式自动步枪和军用睡袋。

军事会议在重庆西南军政长官公署召开,与会人员正襟危坐,严肃的气氛中弥漫着隐约的悲观,甚至于还暗藏一些幸灾乐祸。

由国防部作战厅厅长改任第72军军长的郭汝瑰也到了重庆,受到好友罗广文的热情接待。郭汝瑰悄悄对他说:“我们开会得小心,丢了那么多地方,现在只剩这西南一角,老头子一肚子气,惹了他可要倒霉。”

“你说得对,反正我们少说话就是了。”罗广文回答说。

两人一起走进会议室,会场里坐得满满的。除了陪同蒋介石来重庆的蒋经国、黄少谷和西南军政长官公署第三处的参谋人员外,还有张群、钱大钧、杨森、胡宗南、宋希濂、沈策、刘文辉、邓锡侯等一干人。

会议室墙壁上挂着一张十万分之一的西南地区军用地图,室内横放一张餐桌。

蒋介石神情冷峻,面露一丝笑容,眼光扫视会议室一周后,说:“目前党国正经历艰危,希诸位协力同心,精诚谋国,同时要坚定必胜信念。第三次世界大战一触即发,只要我们能坚守西南、西北、两广,待国际局势变化,我们就可反败为胜。今天请大家来,就是研究如何固守西南,共军从何处进击西南,以及国军如何配备兵力。”

静场片刻后,胡宗南的副参谋长沈策首先发言。他说,根据情况判断,共军入川无非川东、川北两个方向,而共军主力极有可能沿川陕公路进犯四川。此线交通方便,有陇海铁路,大部队易于移动。共军在取得兰州后,必然会采用三国时邓艾伐蜀渡阴平、出碧口直取成都的战略。他最后强调说:“我主张调四川4个机动军设防于川北剑阁一带,以挫败共军入川企图。”

沈策实际上是按胡宗南的意思,要罗广文兵团的3个军和郭汝瑰的1个军向他们靠拢。沈策说完后,一向被视为国军战役专家的郭汝瑰高声附议,强调此举可与胡宗南部相互策应。

罗广文发言时也赞同沈策和郭汝瑰的意见,但主张驻防泸州、宜宾的第72军不动,以免后方空虚。

与会人员没有再就此方案提出异议,也没有提出其他的作战方案。蒋介石最后发言,强调要确保四川,绝不允许共军南下,但也要注意加强川东的防守。

会议匆匆结束后,郭汝瑰到重庆罗公馆闲聊,谈论全国形势。

“时局如此,陈明仁都在湖南起义了,我们犯得上拼到底吗?应当怎么办,你比我清楚。”郭汝瑰凑近身子悄悄对罗广文说。罗广文看了看郭汝瑰,回答说:“是呀,事到如今,只有走着瞧啰!”

两人约定,万一第15兵团支撑不住局面,就退到泸州、宜宾山区打游击。

罗广文直到起义后才晓得:开战前,刘伯承、邓小平就知道罗的第15兵团训练有素,作战悍勇,于是指示郭汝瑰要在重庆会议上相机建言,将第15兵团安排为机动兵团,并引向川北,目的就是要拖垮这支国民党军最后的精锐部队。

原来,郭汝瑰是中共潜伏在国民党军中枢的地下工作者。1948年10月,淮海战役前夕,何应钦在国防部召开作战会议上提出“守江必守淮”的主张,决定集中优势兵力于徐州、蚌埠之间的津浦铁路两侧,寻机与解放军决战,并责成郭汝瑰制定作战方案,送蒋介石审批。据说此方案尚未下达,就被密传到中共的指挥机关了。

密令作废

其实,国民党最初的大西南防御设想并不是这样的。

在重庆会议之前,胡宗南曾电邀第7编练司令官罗广文去西安商谈大西南防御部署。在国民党军队内,罗广文属陈诚系统,陈诚与胡宗南一向矛盾很深,罗广文借口正在巡视部队,只派出参谋长赵秀昆到西安晋见胡宗南。

赵秀昆到西安后,胡宗南以贵宾礼相待,除问了一下部队情况外,不谈别的。宴会上在座的还有邓锡侯的代表和杨森的一名代表。

散席后,胡宗南请赵秀昆上自己的车同往私邸。胡宗南说:“早就知道你和我的副参谋长李昆冈是郎舅之亲……”接着,他讲了约罗广文面谈的本意:国共决战大局已定,国民党面临的局势越来越严峻,下一步仅靠四川,纵深不够,还需要拓展云南,甚至滇缅边境。在这生死关头,为不受四川军阀制肘,想请罗广文带两个军进入西康省,解决刘文辉部,经营根据地。一旦行动开始,在委员长那里,一切责任由他胡宗南承担。

赵秀昆回到成都后,向罗广文报告了胡宗南的意图。

“手谕在哪里?他胡长官给了我们一纸命令没有?”罗广文大声质问。

罗广文认为,挺进西康不如在四川回旋余地大。再说,万一进军失败,谁负责?这里面除了军事问题外,还涉及更多的政治问题呀。刘文辉人称“多宝道人”,蒋委员长都奈何他不得。现在他胡宗南没下一纸命令,口说无凭,到时候可以不认账,加上当时胡宗南与罗广文还没有正式隶属关系,因此,进击西康一事就不了了之。

时局瞬息万变,两个月后,胡宗南也顾不上这件事了。

千里奔波

重庆军事会议后,蒋介石命令罗广文率108军和110军两个军从重庆星夜兼程,向青川、平武一带开发,沿川陕甘边境紧急布防,构筑工事,阻止解放军南下。千里迢迢,长途跋涉,车马人并进。到10中旬,部队刚到绵阳,还未全面展开,又侦悉解放军刘邓大部队开始向西南进军,川东南形势骤然吃紧。蒋介石又紧急电令罗广文率两个军向川黔折返。

1949年11月上旬,刘伯承、邓小平率第二野战军实施大迂回战略,突袭鄂西的巴东、恩施、利川等地,接着又占领了川东南重要门户酉阳、秀山、黔江、彭水,兵锋直逼重庆。原部署在川鄂湘边的宋希濂14兵团约10万余人仓皇溃退。

蒋介石在台北获悉川东门户已洞开,大吃一惊,匆忙带上蒋经国、俞济时等人于11月14日飞抵重庆坐镇指挥。他电令胡宗南的王牌第一军从广元紧急开赴重庆南郊布防,又电令罗广文火速率15兵团从娄山关转向南川地区,沿川湘公路在南川白马山一带布防,策应溃退进川的宋希濂部,阻止解放军攻克重庆。

11月下旬,罗广文率15兵团指挥部进入南川县城,兵团指挥部设在西街刘泗英家。此时,15兵团除108军为建制整编外,110军的140师还在大巴山,104师在川西;44军在贵州毕节和云南的镇雄。西南军政长官公署第366师驻防江津。到达南川的部队仅108军的3个师和110军的367师共4个师2?郾6万人,布防于南川以东的白马山及其以北至长江南岸一线。

蒋介石命令运送一批无后坐力炮和通信器材到南川,加强罗广文兵团的火力。11月20日,侍从室参谋胡伟达携带着蒋给罗广文的亲笔信,与原日军华南派遣军参谋长斋藤一起赶到南川,帮助制定作战计划。

次日,罗广文陪同斋藤勘察了白马山的第241师阵地,拟出一个作战方案。其要点是:乘共军2野3兵团远道而来、兵力分散之机,沿川湘公路向其发起攻击。

风闻有日本人当军事顾问,15兵团的下级军官们不满情绪暗地滋长。罗广文看出了苗头,电话告知各师长官,对有日本军人来阵前指导一事,要坚决否认。

蒋介石听说此事后,立即派蒋经国赶到15兵团司令部慰劳安抚罗广文。蒋经国穿便装,先来到警卫团,从礼帽中取出名片,由警卫团长马士弘引进。见到罗广文后,递上了蒋介石亲笔信,信中以“广文吾弟”相称,末叙“饬长子经国持书前来代达余意”,落款“中正手启”。

蒋经国与罗广文密谈了半小时。蒋经国走后,罗广文立即叫来马士弘,出示蒋介石的亲笔信及奖励银圆10万元的手条,又电话命令军需处长肖家骥去重庆军委军需署洽领,并让马士弘派一个警卫排随车押运回来,立即发到每个士兵手中。

兵败南川

11月22日,进入四川的刘邓2野3兵团向国民党军发起进攻,迅速突破白马山防线。23日上午已推进至川湘公路青龙洞二岩、大岩、深沟子等处。

25日,15兵团主力241师724团团长崔百川突然阵前倒戈,率全团官兵1000余人宣布起义。15兵团的阵地呼啦一下被撕开了一个口子,解放军迅速冲了进来,241师师长汤国成弃阵逃走。罗广文赶紧下令由警卫团长马士弘任代师长,前去率部撤离。

就在几天前白马山布防期间,罗广文曾回过重庆一趟,有从前的老部下陈济生托人传口信想登门拜访。陈济生原为罗广文14军28团少校团副,后调至傅作义部任团长、副师长,1949年初参加北平和平起义。陈济生此次是受刘伯承和陈毅之托,前去策反罗广文,并带去一封密信。罗广文找了一个借口,没有见陈。陈济生与108军参谋长贾应华是好朋友,他又找到贾,说:“我此行的目的,是为了让老朋友们不要再误信什么共产共妻及傅作义起义后被扣押等欺骗人的宣传了。”罗广文返回到南川前线后,贾应华把刘伯承和陈毅写的信转交给他。罗阅后焚毁,又特别交代说:“此事不可对任何人说。”不久,贾应华升任兵团参谋长。

25日深夜,战斗越来越激烈,南川城里也能听到隆隆的炮声和激烈的枪声。罗广文见已无法阻止解放军的进攻,为保存实力,突然下令各部向北退往长江南岸,南川县城因此未遭战火破坏。此战15兵团108军和110军约5000余人被俘。

15兵团一撤退,重庆的东大门洞开。11月27日,解放军迅速推进到重庆外围。27、28两日,占领綦江、江津及其以东的顺江场、鱼洞镇及东南的栋青场、迎龙场诸要点。29日,解放军攻占了重庆南郊的南温泉、土桥场,歼灭刚刚从广元空运过来的胡宗南第1军167师一部。

由于仓促溃逃,第15兵团指挥系统已经陷于混乱:241师师长汤国成私自逃跑,由马士弘代理师长;242师师长雷鸣下落不明,副师长黄健三仅带败兵约1个营追赶军部;108军副军长李维勋、参谋长张荣宪感到情况不妙,已率残部经大兴场过长江,向大竹方向撤退;239师师长吴建新率5000人也北渡长江,向川北溃逃,直到12月中旬才绕道至温江,再度与兵团司令部会合。110军的367师也失去了联络。

打了败仗,罗广文憋了一肚子气回到重庆,准备偕同参谋长贾应华向国防部第三厅报告战况。尚在重庆林园的蒋介石侍从人员在10分钟内3次电话催罗去见面蒋介石。罗广文惶恐地对贾应华说:“此去可能回不来,一切靠你们了!”

在硕大的办公桌后面,蒋介石的浙江奉化口音听起来有点费力,罗广文挺胸站立,只得嗯嗯嗯地不停点头。让罗广文大出意料的是,蒋介石没有太多的责备,只是命令他迅速收拢部队并划归胡宗南指挥,向川西北成都方向撤退。当罗广文从侍从室出来时,才发现自己惊出了一身冷汗。

蒋介石后来又指示,要罗广文将家小送到台湾。

艰难抉择

罗广文从川东溃退下来,好不容易才在川北的三台一带收拢部队。由于情况不明,他和兵团参谋长贾应华开了一辆吉普车,先行到成都,直接来到他的连襟、曾任西康省政府秘书长、邓锡侯高参的杨永浚家打探消息。在这里,罗广文听自己的堂兄、四川大学教授罗广瀛说,蒋介石拟将川东军事失败归咎于他罗广文。而第15兵团前任参谋长赵秀昆也晃着一张成都《新新新闻》报纸大声嚷道:“陶希圣在成都报上发表文章,攻击您,将川东失败的责任归咎于您。”

陶希圣,国民党中央宣传部副部长,是把软刀子,罗广文晓得这中间的厉害。国民党主管言论咽喉的重臣出面,在报上发表文章指责自己重庆防守不力,这让罗广文大为恼火。他一把抓过《新新新闻》读了起来。

自古以来都是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可这次罗广文却是“兵遇秀才”,穿军装的光头遇到了穿西装的眼镜,恐怕也是百口难辩了。

读完报纸,他没有言语,双目发怔,脸色惨白,背脊发寒,光头顶门上渗出冷汗细珠。

两天后,赵秀昆又来告诉他:“据国防部第三厅第二处处长孙伯先讲,罗司令官在重庆附近打得很不好,总统很生气,前天开会时决定要惩办罗司令官。”

脸上长斑是什么原因

胰腺癌是气出来的癌症吗得了胰腺癌怎么办啊

合肥市哪家医院治疗皮肤好

厦门三代试管婴儿年龄限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