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开泵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中开泵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采石之战中虞允文大败金军一代武将刘锜最后怎么死的

发布时间:2020-02-26 19:56:07 阅读: 来源:中开泵厂家

采石之战中虞允文大败金军,一代武将刘锜最后怎么死的?

大家好,中国历史上下5000年,名将都是数不胜数,今天咱们要说的这位就是刘锜,南宋初期著名抗金将帅。刘锜慷慨深毅,精通兵术,有儒将之风。顺昌一战,名震遐迩,金人闻名丧胆。然为张俊忌,受困十余年。刘锜胸怀大志,但终因病不能成其不朽事业,令后人憾之。

刘锜出身将门,年轻时投军,曾随父征讨,驰骋疆场。张浚以都督府统帅身份宣抚陕西边务时,见刘锜颇有才具,便命其为泾原经略使兼治管渭州。后刘锜投奔德顺军。战后,宋廷命刘锜为绵州治官,兼沿边安抚。绍兴三年,宋廷任刘锜为川陕宣抚司统制。后义任命为江东路副总管。绍兴六年,又提升为权提举宿卫亲军。适逢宋将解潜、王彦两军不和交斗,赵构怒,俱罢二人之官,命刘锜统帅二人所率之军。刘镝接任两军统帅后,改编军制,将原两军统一分为前、后、左、右、巾军及游奕军,共六军。每军千人,设两将,合十二将。至此,刘镝在南宋诸将中才占有一席之地,有了自己能统帅的军队。绍兴九年,兀术分兵四路大举攻宋,一路势如破竹,长驱直入,很快兵临顺昌。此时刘锜正好赴任东京副留守,经过顺昌,顺昌知府陈规向刘锜问计。刘锜问:“城中尚有多少粮食?”陈规答:“有米数万斛。”刘锜说:“与君共守此城。”二人将所有军兵全部收调城中,人心方安。

刘锜带领顺昌军民备战六日,金军前哨人马至城下,包围顺昌。开头几天,宋军三战皆捷,杀金兵无数,破其铁骑数千。此后金军人马来援,兵力益盛。刘锜募壮士五百。夜捣其营,获胜。又募百人折竹为器,乘风雨雷电天气袭扰敌营,乘闪电之机杀敌,闪电止则又隐伏不动。金人不知虚实,终夜自相残杀,横尸遍野,只好退兵老婆湾。兀术在汴京听到金军兵败顺昌,大怒,骤行七天赶至顺昌。刘锜先用骄兵之计,使曹成二人伪告兀术:刘镝但喜声色之伎。兀术听后大喜。接着刘镝义施激将之法,令人下书约战,并传告兀术:“非但请太子,而且认为太子必不敢过河来战。所以愿献浮桥五座,等太子过河后再战。”兀术应允,并说:“明日破顺昌后,与诸将在城内吃饭。”

第二天早上,刘锜果献浮桥五座,金兵跨桥而过颍河。当时天气暑热,两军对阵,宋军以逸待劳,轮番休息并进食。金兵远道而来,人马疲惫至极。及饮食水草,或病倒、或困乏无力,刘镝仍按兵不动。等到敌军力疲气竭时,下令兵出西门、南门,冲入敌阵,以锐斧击金兵人马。兀术此时身披白袍、骑乘甲马,以牙兵三千督战。全兵穿重铠甲、戴铁兜牟,号称“铁浮图”,三人为伍,每进一步即用拒马拥之,人进马进。又以铁骑分左右翼,号“拐子马”。铁浮图和拐子马专门用来攻坚奇隘,一般在交战正酣时使用,自用兵以来,所向无敌。刘锜先令宋军用长枪挑金铁浮图军兜牟,再用大斧断其臂、碎其首,又以大刀专断“拐子马”马腿,金军溃乱,大败而归。兀术亡只得拔营而去。刘锜下令追击,金兵伤亡惨重。顺吕守卫战,宋军不满两万,而敌军有十万。刘锜连施巧计,以少胜多,大长宋军志气。顺昌告捷,赵构十分高兴,授刘铸为武泰军节度使、沿淮制置使等职。

绍兴十一年,兀术亡再次统率两河九万多人马,强渡淝水,向两淮进犯。宋廷诏令各路军马合于淮西御敌。刘镝带兵抵庐州,与张俊、杨师中军会合。刘镝引兵出清溪,两战皆胜。行至柘皋,与张俊部将王德、杨师中军再会合,与金军夹河而阵。宋军三部巧妙配合、奋勇杀敌,金兵大败。但张俊与刘锜素来有隙,故报功后诸军皆有赏,而刘锜军独无。

宋军柘皋之战获胜后,正欲班师,闻濠州告急,于是张俊、杨师中、刘镝又带兵驰援。兵之黄连埠,距濠州有六十里,获知濠州南城已陷敌手。杨师中建议出战,刘锜对张俊建议暂时退师,诸将都称同意。于是暂时退兵,张、杨、刘三帅兵鼎足而营。又有谍报至,称濠州敌兵已退。刘锜见张俊说:“敌人刚刚得到濠州,脚跟尚未站稳又马上退去,恐其中必有诈,应严加防备。”张俊不听,命令杨师中、王德带神勇步骑兵六万直奔濠州,夺回其城。岂料金兵诈称退兵,却在濠州城西设下重兵埋伏。杨、王大败。天明时,张俊来对刘锜说:“敌兵已近,怎么办?”刘锜说:“杨宣抚兵安在?”张俊说:“杨军失利已还。”刘锜说:“没关系,我请以步卒御敌,宣抚请观之。”遂设三处伏兵以待金兵。不久,张俊又至,说:“刚才消息是妄传,金兵未至。”自此,刘铸与张俊更是不和。宋军班师回朝后,张俊、杨师中每谈濠州败战,都归罪于岳飞不来救援,刘锜出战不力。秦桧听从其言,蛊惑赵构,于是罢刘锜宣抚判官职,命其治管荆南府。岳飞上奏,请留刘锜仍掌兵事,朝廷不许。

刘锜治管荆南府六年,军民安居。朝臣魏良臣上奏说,刘锜乃名将,不应当闲置。于是朝廷下令改命刘镝治管潭州,加封太尉,并节制荆南府兵马。高宗三十一年,金主完颜亮亲率大军60万,分三路南侵。当时金兵连营数十里,宋廷大恐。这时,绍兴以来抗金宿将如岳飞、韩世忠、张俊等,或被害身死,或年老病死,唯刘锜尚在。高宗启用刘锜为江、淮、浙西制置使,节制诸路宋军,迎击金兵。八月,刘锜引兵过江驻屯扬州,建大将旗鼓,军容整肃,观者赞叹。刘锜先派兵与金军小战,未胜,兵还扬州。金将高景山率兵攻扬州。刘镝预设伏兵,大败金兵,斩高景山,俘金兵数百人。

此前,金军以精兵在淮东抵御刘镝,而以重兵进攻淮西。淮西宋将王权不听刘锜节制,擅自率兵不战逃溃,退兵至采石、。刘锜此时病发,于是用舟船把真州、扬州百姓运到江南,留兵屯守瓜洲。这时,刘锜病重,上书请求解其兵权,留其侄刘汜以1500人驻守瓜洲渡口,又令宋将李横以8000人固守该处。随后,刘镝奉诏回了镇江。十一月,金兵攻瓜洲。李横代刘锜统帅军兵。最终宋军大败,李横、刘汜仅以身免。瓜洲激战之时,金主完颜亮在采石与宋军大战。王权这时已被罢职,新任将帅李显忠尚未到达。中书舍人虞允文至采石督战,见李显忠尚未到达,便传达朝廷抗金诏命,军心始安,奋起抗金。宋军利用水军优势,又用火炮击败金军,迫使金军败回北岸。

虞允文指挥宋水军打败金军后,过镇江探望刘锜病情。刘锜手执虞允文之手,感慨万分地说:“我的病算什么,还劳驾您来探看。朝廷养兵30年,以图致用。今与金人战,诸将却一技不施,一筹莫展,败金大功却出自您这样一个文人,我辈军人真是惭愧死了!”从此,刘锜病情日益加重。次年闫二月,因事发怒,吐血数升而死。追赠开府仪同三司,谥“武穆”。

湖北文理学院学报

模具工程

CT理论与应用研究